2011年3月23日 星期三

七彩珍珠鱂Simpsonichthys picturatus、黃金火焰AUS公魚受難記

        七彩珍珠鱂Simpsonichthys picturatus,簡稱PCR,跟夢幻珍珠將(MAG)一樣是我找了很久的魚。這次購自於南投的將魚場,跟進的另外三種相較,PCR進到的魚其大小明顯不足,可能是因為比較受歡迎所以繁殖場出貨比較快吧,雖然值得挑剔,但在這個能找到魚種已經是萬幸的將魚市場,哪還由得我挑呢。據聞這隻魚目前也普遍出現在台中西屯的曲星水族與魚中魚,有興趣的版友可前往一觀。

        PCR的屬名已經說明了他是辛普生屬,所以也是典型的一年生將魚,需要以泥炭土作為介質產卵。雖然說是一年生將魚,但是實際上的壽命往往只有半年,而在台灣夏季的高溫下,說不一定壽命就更短了。不過在我自己身上也有發生例外的例子,那是一隻我從小帶大的輻射珍珠將(FUM),那隻輻射珍珠將在我這邊「由卵孵化」到最後他因為胡椒病而死亡,總共活的時間在兩年到兩年半之間,妳沒有看錯,這隻同為辛普生屬(S屬)的將魚在我這邊存活了兩年的時間。其原因有兩種可能,一則在於我這邊孵化了十隻FUM,但是盡皆為公魚,所以即便她們成長後,也沒有交配的對象;再者,這隻養了兩年的FUM至死僅約「近三公分」約為一般市面上成體SIZE的一半而已,猜測這是因為在發育期我並沒有大量餵食以致於錯過發育時間,即便孵化半年之後我開始較大量的餵食,也沒有因此而長大多少。這兩個明顯於一般市售FUM不同的情況我胡亂猜測可能是之所以他的生命能夠維持到兩年的原因。

        回到PCR,其實想要寫的有很多,但是回頭看看國寶的文章......忽然就覺得好像沒什麼可以再繼續寫的了,正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提詩在上頭」之感啊。

        國寶的文章請見:這篇是介紹PCR這篇則是將相似的三者PCR、MAG與carlettoi並列並從外觀辨別其不同(而且國寶還很大器地幫我加上三者母魚的照片,感恩)。

        自己的PCR在我這將近一個月的神豬餵養計畫下,有明顯地長大,預計在過半個月就可以嘗試放泥炭土下去了。先拍的兩張是在換水時把隔離盒拿到燈下面時拍的,因為後面的光太強,所以相機自動把光圈縮小、短快門,變成一個後亮前暗的圖片,看起來是不是很有外頭旭日將昇的感覺呢?



等待日出的PCR公魚


等待日出的PCR母魚
        目前公魚的體型含尾巴已達三公分,母魚仍僅2.5公分。公魚的顏色十分豔麗,但公魚間的鬥爭也相當激烈,剛入缸第一天強勢的公魚就把弱勢的公魚打到尾鰭、背鰭缺損故目前都是隔離飼養。希望能早日進入繁殖的大小,以免難抵台灣夏日高溫。

Simpsonichthys picturatus(male)

        黃金火焰(AUS)的文章我在PTT水族版已經寫過很多,就不在這邊覆述。這次主要是一向強勢的公魚忽然表現出極度沒有精神,雖然一樣進食,呼吸仍維持和緩,但沒有理會的時候他就靜靜地沈在缸底,絲毫沒有平常飛揚跋扈的模樣。這隻AUS公魚也陪伴我好久,他沒有精神的樣子一度讓我以為可能到了要跟他分別的時候了。所幸,經過隔離了幾天與換水之後,他竟然又恢復了往日的活動力。不過,在他病奄奄的那段未隔離的期間,AUS的母魚可是好好地修理了他一頓,怎麼修理的?看看圖片便知。


昔日AUS公魚采彩飛揚的樣子,看看尾鰭在同缸有魚的情況下仍能有少許拖鰭
生病期間被理平頭的尾鰭

        anyway,能恢復健康就是值得讓人高興的事情,尾鰭?看到公魚現在追著母魚跑的樣子,應該過幾個月尾鰭就可以恢復原來的姿態了。附上以前一張尾鰭養最好的模樣。
AUS (male)

        還請版友有空幫忙看一看「尋找將魚」那一篇,幫我找一下那幾種將魚囉。
        最後,我的烏龜兒子再來露一下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