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9日 星期二

紅太陽的心路歷程

       紅太陽曾經是讓我十分頭大的水草。他是Ludwigia屬,而非一般普太那種Tonina屬,Ludwigia包含一堆**百葉,而這些紅太陽的親戚並不是很難搞的草種,我曾經按照這個邏輯認為紅太陽應該種植的程度跟百葉差不多。事實證明我錯了。

左為紅太陽,右為越南百葉
                                                                                  
        曾經在某次跟KAZEMI水球的時候說到紅太陽,我給紅太陽的評語並不是「難」,而是「怪」。

右半兩株紅太陽,前面已有縮頂的樣子

        他可以同一個缸子沒有什麼大變動的環境下莫名其妙就縮頂,也可以跟竹子一樣的瞬間拔高。

        前面說過紅太陽與一般Tonina太陽不同屬,所以我曾經有段時期包含菠葉、絲葉太陽都長得十分讓我滿意,就唯獨紅太陽頂縮到一個畸形的地步,大概就像頂多端了個0.5CM的小圓球吧,小圓球很努力地想要發新芽,最後變成頂端三四個小圓球,更畸形...然後就開始慢慢掉葉子、最後就是軟莖(阮經天?!         好啦,我知道不好笑),然後就掛了。

噴太巨大化的缸子,但紅太陽一樣掛
        我一度想說也許紅太陽並不適合一般Tonina太陽那樣適合超低KH與低pH,所以我把他移到另一個以青龍石為主景的缸子,想說或許可以跟噴太一樣,在那個青龍石與台北縣水的加持下呈現巨大化生長。結果......掛得更慘。

       後來按照jesse兄的建議,使用了長時間光照,雖然不曉得背後的道理為何,但是紅太陽就真的有極為明顯的改善,之前有在PTT版上發一篇剛發新芽的紅太陽。

紅太陽剛轉換環境後發新芽

        這個是現在的紅太陽,而且是我將光照時間「再次」更改後(改來改去,完全是為了配合我的作息 XD),紅太陽還沒有完全展開的樣子,若完全展開葉幅可以更大。

目前缸子中的紅太陽

                                                                               
        話說紅太陽對光照時間與非光照時間的表現差異真的很大,關起與打開的葉幅差異十分明顯,而且就算當天延長開燈也沒用,時間到了還是一副:「喔~~我要睡了」的打哈欠樣,非常有趣。不過他的適應期也很快,大概幾天就可以適應一個新的光照週期。
                                                                               
       附帶一題,以往噴太在我的Tonina太陽草缸也是十分慘烈,雖可維持不死,但那要死不活的樣子跟死了也差不了多少。這次的噴太竟然在Tonina缸長得還不錯,當然不能跟青龍石缸巨大化的樣子比,但好歹看起來是健康的,五十元大小也還在我能接受的範圍(其實我覺得這個SIZE比較可愛)。
                                                                               
        或許是新黑土的關係吧?還是也是因為長時間光照?為了看看是否究竟是光照的影響,最近又把光照時間改為兩個三小時,時間減短,中間也加上四個小時的關燈期,看看紅太陽是否會更最早以前一樣就逐漸縮頂掛了。




        不過,目前的紅太陽狀況,也許還不是頂好,但可以算是破關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