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日 星期二

關燈八天後的水草

前陣子為了去除藍綠藻,採用了關燈+關CO2足足八天的作法。
為避免缸子外面的室內光線影響,
前四天是配合客廳儘量少開燈,甚至還要求老婆大人關著燈看電視 囧;
後四天則更以塑膠布將魚缸整個圍起,處於完全無光的狀態。
這八天則輔以每兩天一次的換水,
第一天丟了一顆抗生素,第三天發現抽屜角落還殘留一顆,就也丟下去。
(附帶一題,這種不足量是不正確的作法,無論就抗生素濫用的角度,或是去除藍綠藻的功效上。)

本來以為在這種情況下,水草,尤其是太陽草的狀況應該會慘不忍睹的,
但八天後開燈的狀況其實十分出乎我的預料,
以下照片是在經過八天無光後,恢復正常燈光+CO2後四五天的結果

原本令人擔心的太陽平安度過
左至右為普太、紅太陽、寬太、鼓精太陽、大楷

其中普太的狀況出奇的好,幾乎沒有受到八天無光的影響,大楷、寬太類也是如此。
紅太陽的頂幅有變小,但也沒到縮頂的程度,甚至連紅色都還在。

比較慘的算是鼓精太陽(或是紫羅蘭,已無從分別),頂端快速縮小,並分長成三四個小小頭。

蚊子腳與紅松尾也不受影響,左邊的小噴泉甚至還長出新葉(圖內難得有珍珠燈入鏡XD)

蚊子腳(針葉紅松尾)與紅松尾


 




少光長更好的袖珍青葉柳



最神奇的屬袖珍青葉柳,長的反而比正常情況下還好!看來可以確定他真的是屬於弱光飼養的水草










日落西山的馬拉威太陽



至於有沒有受害者?
當然還是有,馬拉威太陽馬上夕陽欲落山
另外一個版友比較有興趣的地方可能是....
藻類幾乎都沒了。








除了原本預定要清除的藍綠藻在黑暗療法+不足的抗生素下消失得一乾二淨,更奇妙的是連絲狀藻、黑毛都幾乎絕跡,這可能跟無光下藻類生長速度變慢,而除藻生物仍在工作有關,也有可能跟藻類比較無法儲存養分,在「完全無光」下本身養分很快就消耗殆盡有關。

不過,綠斑藻似乎不受這段無光期的影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