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出國旅遊一個月的後果--將魚飼養失敗的一年

從八月中回國至今,一直沒有好好的發水族文章,原因無他,因為出國旅遊的那個月手邊的將魚傷亡慘重,所以一直提不起興趣寫文章。今年挑戰了幾款自己長久以來很喜歡的品種,歷經孵化、仔魚、逐漸發色似乎成對,功敗垂成的結果特別傷人。以下是這次出遊後斷種的清單:

1.Chromaphyosemion bivittatum "Funge"這款二線將從一年半前養大至今,前半期間還有賴好友小白扶養(XD)中間歷經了那款長得很像胡椒但特難治療的病症而損失了大半,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螯和銅毒性太強而傷害了生殖器官,這卵理論上很好繁殖的多年生魚種在我這邊從來沒有繁殖成功過,一開始還有生幾顆白卵,後來索性連卵都不生了。因為是成魚,即使沒能繁殖仍能欣賞,多年生又葷熟不忌,養起來輕鬆。這次斷了,或許來年再挑戰一次吧。

2.Simp. santanae,是F2了,本來有幾對,回國時已經全軍覆沒。

3.Simp. sp "Urucuia"烏魯枯珍珠將,這是第三代,本來在F2的時候就以為因為沒收到卵而斷種了,今年夏天抱著試一試的念頭把土丟下水,結果還孵化了二十隻出來!不過也沒能度過這次的出遊。

4.Hype. magnificus夢幻珍珠將,本來今年是準備把這款魚隻給出清了,後來手邊的卵多孵化了幾顆,想說有緣就養著吧,因為這確實是南美一年生中一款非常亮眼的代表魚種。不過這款魚今年水館也蠻常出現的,想要的時候還可以買回來。

5.Spectrolebias reticulatus "Altamira, Rio Xingu"大陸那邊翻做紅彗星珍珠將,這款魚卵雖然價格不是很高,但我也覬覦了很久,在回國當天還有看到亞成的一公兩母,但過幾天就紛紛死亡,消失在眼前的感覺更讓人扼腕啊!

6. Spectrolebias costai "São Miguel do Araguaia RR 03-08" 想了很多年的藍色鼻子啊!不過大陸那邊好像成功了。

7. Spectrolebias brousseaui  "BP 2013-07" 好友VIC當初相贈的,眼見已經能湊對了,唉唉。

8. Simpsonichthys parallelus龍紋珍珠將,回來只剩一隻公成魚。小白本來分了九隻F3過來,成長甚快,但也在出國的這段期間死亡殆盡。

藍帶彩虹將XIP的成魚也沒能度過我這次的旅行,Simp. punctulatus "Goias NP 03/07"亦同,前者我厚顏跟小白A了幾隻仔魚回來,後者則有賴當初分給小白的他有成功帶大,所以魚種還不至於斷絕。此外,有兩款魚是我搜尋甚久的「加澎火焰鯽」以及收了數百顆卵的「梅氏眼燈」也在這個月的旅行中斷絕。與將魚相較,原鬥則耐得多,在中間小姨子餵食兩次情況下,所有的原鬥只有一隻潘卡拉朋的公魚死亡,其他包含科奇納、布朗溫、帕斯風都健健康康,原鬥強大的生命力在這次獲得了證實。

其實簡單的回顧在今年四月的孵化清單:http://northernstar-aquarium.blogspot.tw/2014/04/2004.html,再看這一篇,用全軍覆沒來形容我手邊的將魚並不誇張。

傷亡其實不限於魚隻,連我歷年來出國從未發生過問題的辣椒榕在歷經一整個月沒有換水、降溫的條件下也傷亡慘重。回國當天看到水面飄著一堆辣椒榕的葉子就知道不妙,看一看各株根莖多以發爛,本來想大概要砍掉重練了,結果這個月來一些還沒有爛掉的莖竟然開始冒出新芽,重新計算一下完全爛掉的只有兩款(閃藍、布朗尼紅),老實說我在回國當天看到慘況時本來以為只有兩款能活下來,結果是只喪失了兩款,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這部分程度也有賴當初她們都枝繁葉茂、根莖甚長所賜,讓她們能在後來留下一線生機,即使現在都只剩下小頭新芽的狀況遠無法跟出國前的樣貌相比,但只要有留下一株小芽就有重來的機會,只是不知道要恢復原貌需要花上多少時間,罷了,罷了,貪玩就是要付出代價的啊!

PS.寄予厚望的Pterolebias phasianus PHA梳尾將,魚卵在保存中還是有一顆一顆逐漸發霉的趨勢,回國後檢視所剩無幾但已經發眼,下水後只孵化出三隻趴魚與一隻正常魚。這唯一的一隻正常魚目前正順利長大中,希望是隻公魚,好歹讓我留下幾張相片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