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5日 星期四

水色與沒水色的照片

以網拍照的時候水色常造成我不小的麻煩,即使缸中泡了一年的沈木乍看下沒有影響,但離閃一打就會發現並非如此。我通常透過調整相機白平衡(對著晶晶板或白色東西在水中拍一張後自訂白平衡)或事後修圖來彌補,但前者隨每次閃光燈出力不同時又會不準卻,後者則有越修顏色越怪的可能。

但是今天在拍攝的時候發現,隨著主題的不同,有些時候那些明顯的水色反而能讓圖片有特別的味道,例如近日加了欖仁葉而呈現黃褐色的這缸配合上原鬥就意外的搭。



經過檢視2009原鬥圖鑑後,我對於以鰭條數來區辨Betta persphone與B miniopinna就更沒有把握了。因為在圖鑑中其中一張標明為帕斯風公魚的圖片,圖中的魚隻有10根背鰭鰭條,跟fishbase、serioulyfish的說法不盡相同(請見這篇中段)。

無論他究竟是哪款魚,這隻魚在水色下顯得異常自然是無庸置疑的。下面這三張則是另一缸沒有水色的,我自己覺得身上色彩眾多而鮮豔的魚隻就比較適合沒有水色的拍攝環境。

這種全黑背景的圖片雖然很能夠凸顯主體,但看久了就會覺得有些膩。圖中為PLK母魚


PLK公魚
上面那張波氏鰭將公魚的圖片可能會讓人有「是否得了腹水」的懷疑,而實際的肇因.......下面這張圖就能夠充分地解釋了 XD

一入冬馬上暴增的白蟲
最後則是我最近慢慢清出,最後只留下一對的Simp. sp. "Urucuia"烏魯枯珍珠將。顏色最好的這對當然要私心自用地留在自己缸子中。這缸的水色剛好介於上兩缸之間。


我很喜歡在暗光中那發亮的眼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