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 星期六

龜龜受難記

    今天龜龜在外面曬太陽,過一陣子去看,她們擺出了這個姿勢


曬太陽的經典pose

    這個姿勢摹然讓我想起......



    「很好,爸比不用花錢你們就學會了花式溜冰的雙人動作,真是天資聰穎啊!」我心裡這麼想。

    話說最近其中一隻龜--鎚鎚,在暌違數年後又跟小果醫生見面了。如果鎚鎚還記得八年前被打針以及被小果醫生用棉花棒插肛門的情形,這次在看診前應該會嚇得魂不附體吧,不過好險她們的腦子還沒有這麼聰明。

    這次鎚鎚看醫生的原因是因為嘔吐。這個嘔吐的狀況其實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之前老婆大人與我一直在水中有看到藍綠色薄片狀的東西,但是都不以為意,直到某次換水時親眼看到這東西是從龜龜的嘴裡吐出才驚覺到問題。

    上網查了一下烏龜嘔吐的原因,有的是因為氣溫過低導致她們要進入冬眠,而在冬眠前要把食物先吐出,但是我們這邊的溫度尚可,應該不至於發生這種情形,而且回想我們發現有這種藍綠色薄片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間,要冬眠早就冬眠了,所以應該可以排除這種狀況。剩下可能的原因就是食物不潔與腸胃炎。網路上寫到炎症的情況描述得相當恐怖,說是「普通投藥回天乏術,必須要去注射」云云,著實讓我擔心,所以預約後就帶著鎚鎚去見小果醫生了。

    小果醫生的「剛果非貓犬」不知何時已經從羅斯福路底搬到了新店大坪林附近,不過預約時報了自己的電話她們一樣很快查出我的龜龜叫做鎚鎚,即便我已經七八年沒有造訪那邊了,顯見資訊管理都有做。剛果非貓犬現在改在六樓,要仔細看招牌才會找到,但六樓與原來羅斯福路的一樓相較大不少,連醫生都多了幾位。剛果那邊停車位不好找,建議就停在對面合作金庫的付費停車場,第一小時40元,後來就回復為20元,不過我們大概都只用得到第一小時吧。

    多年不見的小果醫生還是老樣子,不苟言笑,問診時總會讓我們覺得好像在接受質詢一般擔心日常管理有哪裡會出錯,然後感覺會被小果醫生念一頓的樣子。不過小果醫生以前也有在他的網站解釋過為什麼他看診時會如此嚴肅,所以我們也很能理解。偷偷地說,小果醫生有變胖囉 XD

    小果醫生的結論:「tetra烏龜飼料她們吃得太快,以致於食物還沒軟就下肚導致發炎,建議以後顯剪半再泡軟食用;也有可能是因為在你們放她們在客廳趴趴走時吃到頭髮等無法消化的東西造成......」小果醫生用手指從鎚鎚後腳伸進殼內做觸診(大驚!!!),表示還沒有堵塞的情形,如果情形再嚴重一點她們會開始拒食,不過我們的龜龜都還活動旺盛且食慾良好,所以不嚴重。

    付了診療費(我們真的長大了,以前學生時期覺得負擔小小吃力的費用,數年後就覺得這個價錢很能便宜,起碼比貓犬要便宜得多,更遑論跟看魚醫生相比了,甚至貴一點的魚藥都比剛果的診療費要貴呢!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龜龜在我們心中的重量增加了),便帶著藥水回家了。禁食兩天,並投藥五天,日後餵食就按小果醫生的指示操作。第三天後就已經沒有發現嘔吐的情形。

    總之,要感謝小果醫生解決了讓我們擔心的問題。能讓龜龜繼續健康地陪在身邊,這個就算要我們付十倍的診療費我們都心甘情願(老婆大人:「廢話,阿都是我在出錢,你就只出一張嘴啦!」)。

    另外要說的是,前面說龜龜沒什麼記性,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也許數年前的事情是記不起來,但幾天內的東西她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帶藥水回家後,要直接用滴管灌食會比泡食物來得好,第一天她們還會很興奮的對滴管咬啊咬的,我就趁機快狠準地把藥水噴進嘴內,第二天就要把他們惹生氣到作勢咬我們的手指時才能噴入藥水,第三天就要開使用食物來誘惑她們張嘴,到了第四天她們只要看到滴管就是打死也不張口,並且閉上眼睛做消極抗議......烏龜,也是很聰明的呢  囧

4 則留言:

Suede 提到...

我也覺得烏龜有記性耶~小時候家裡"放養"了一隻巴西龜。(就扔在家裡地板任他爬。養到後來跟養狗一樣...拍手叫他會爬過來討吃的...
有陣子很想養屋頂龜,但當時還是學生那價格對我來說無法負擔,現在就比較少看到了。

NorthernStar 提到...

我其實一直很想養歐洲陸龜、星龜這種,不過沒有空間。我最近的感覺都是魚啊、龜啊都便宜得很,台北一坪地才是最貴的...看來應該搬回家裡在魚池閒置的那塊八百坪的地,近一百五十坪的室內空間,不過,這樣就變成魚缸太少太小了。

Suede 提到...

北辰兄老家在南投阿?真的出社會後就像你說的,一些以往覺得奢侈的休閒嗜好變成相對小錢,住的問題尤其在台北才是遙不可及。我一直嚮往能住在鄉下有一塊地可以見自己的花園庭院池塘,養養動物。不過為了生活這個夢想有困難度,除非中樂透頭獎吧!XD

NorthernStar 提到...

不是老家,我一直都是台北人。南投魚池的地與房子算是家父本來的退休夢想計畫,只是後來計畫生變,從現在的角度看起來就像是錯誤的投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