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

「如果不能提供他好的環境,那就別養他。」


        「如果不能提供他好的環境,那就別養他。」這曾是我在飼養水族的信條。

        但曾幾何時,隨著好奇、蒐集的慾望,我的貪念凌駕了這些信條。缸子上的隔離盒越掛越多,密度越來越高,缸子中疊幢架屋的景象彷彿落後國家的違章建築。

        隨著飼養環境的劣化,生命開始加速地逝去,尤其是鱂魚。好友Hite因為擔心外面跟水館買的魚會帶來其他的病菌或寄生蟲,導致他缸中原來的那些魚隻受到感染,所以他寧可忍住不進魚,專心地養他現在缸子中的魚隻,所以他的缸子可以六畜興旺,除了小猴飛狐、白玉飛狐以外,其他的魚種包含紅蓮燈、紅鼻剪刀都能在他缸子良好的環境中產下後代。即便他經過RAC近百隻仔魚與千顆卵的訓練,擁有極好的鱂魚養殖技術,但他仍不會讓自己手邊的魚種超過兩種,以免降低照顧的品質,所以甚至連xip這種難搞魚在他那邊也是不斷地產卵。

        反觀自己,每當看到漂亮的鱂魚,就會忍不住進,無論是買來、郵寄來或是跟朋友求來的,但卻罔顧自己能提供的空間就只有這麼多。於是乎,不同種鱂魚同缸混養者有之,一對公母硬養在小環境者有之,一個缸子中因為上面隔離盒內鋪滿了土而導致下面不見天日者有之。最終的結果就是破鰭、互咬、不繁殖、拒食、以及,死亡。

        前些天的晚上,老婆看著SIZE頗大的VGL在缸子中困難地鑽來鑽去,對我說了一句:「這樣魚好可憐喔。」無巧不巧,隔天來訪的阿翠在看完我鱂魚的連缸後,留下的竟也是一模一樣的這句話。


來自daily的火山旗公魚

        最近我個缸子走了兩「對」多年生鱂魚,一對黃金火焰AUS是曾經讓我天天收卵,也賣了十幾次卵,陪伴在身邊有一年的一對公母。另外則是好友林兄割愛的的火山旗鱂,漂亮的外表讓無論在PTT或是對岸的鱂魚論壇都對我拍的照片獲得稱讚,公魚走了兩個月後,我又跟另一位版友購買了他那邊打死老婆的單公回來,回來時的狀況極好,但是明明是養在不同隔間的魚,卻如同AUS一般,都是前一天還十分有活力地索餌,隔天就開始不吃,晚上就死亡,再隔一天母魚也跟著走。鱂魚是很能撐的魚,以往的經驗,就算因為身體出現問題或水質不對,她們都還可以拒食兩週以上,然後才死亡,但這兩對的經驗就彷彿死亡對她們是一種福份,得以離開惡劣的環境、不盡責的飼主。走得速度之快甚至讓他們在離開時身上仍然保留豔麗的色彩與極佳的體態。


活在隔離盒中的RAC

        若再把時間往前推,走的是兩公一母的輻射珍珠鱂FUM和一對親手養大的漂亮寶貝RAC,原因都是胡椒病,因為養在不流通的隔離盒,又少換水下的結果。胡椒病並不是難以治療的毛病,但是我竟然能晚發現到來不及救回,可見太多的魚種已然降低了我照顧的品質。

        以往當掛魚的時候,我會開始想可能會是什麼原因,之前的排便出來是什麼型態?有沒有呼吸急促?有沒有摩擦身體?體色有無變化?甚至死亡後我還會很土法煉鋼地用珠寶放大鏡觀察體表與鰓部看看有無寄生蟲。然後開始慢慢排除掉某些可能性,留下較少的可能性。但是這個作法其實必須建立在一開始有提供較好的環境下,然後去找可能的影響外力才有意義。在環境差下,連基本的魚都養不好了,找尋「外力」的意義就不大了,因為那只是在治標而已。

        當老婆跟阿翠異口同聲地說出那句話,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已經從killi-lover變成了killi-killer。

        看著逐漸空下來的隔離盒、空間相對變大連缸隔間,嘆氣的同時也鬆了口氣,能夠這樣單缸飼養同種,提供足夠掩蔽物與空間,這才是他們應得的。改善環境後的PCR開始頻繁地鑽土;FUM開始四處覓食,連長大的速度也增快;VGL母魚不再需要卡在動輒會被擠死的缸壁與隔離盒間空隙來躲避公魚。這是用其他的生命換來的教訓。

        也許是經驗與知識讓我自大,也許好奇與慾望讓我失去了最初的信念,但是如果連生命消逝的痕跡這般赤裸裸橫陳在眼前,且是重複地發生,而我都能無視,那麼我想我已經沒有飼養水族的資格。

        「如果不能提供他好的環境,那就別養他。」這是我的反省,也是我要找回的初衷。

3 則留言:

煒煒 提到...

非常有同感喔!可惜的是我們往往只見到眼前絢爛的世界而遺忘了背後幽暗的山谷。以前我也和所有養魚人一樣永遠都少一缸(就像女人永遠少一件衣服一樣),自從做了那一面魚缸牆後,就一直處在隨時有很多空缸的狀態。" 咒印"解放了。

Hite 提到...

北大你也別太自責了,我相信你這次的經歷過後,一定可以把魚養的更好的。養觀賞魚是讓自己快樂的,別變成負擔。

NorthernStar 提到...

回煒煒的話,
我也是在等建立起魚的那一天。

回HITE的話,
養魚的確是為了讓自己快樂,但養掛魚就不快樂了。如果是因為可以避免但卻沒有避免而掛魚,回想起來就更不快樂了。所以...現在要變成苦行僧,節慾來維持快樂 XD